某妖

寒棔:

昨晚又刷一遍,深深中了丹白的毒……想把所有同框截下来!
(背影也截,可以说是丧心病狂了:)
(画面太美完全不用调滤镜!)

长林别册 1

长安:

长林王传
    长林王讳平旌,字仲怀,梁宗室亲王也。年少明敏,惠而好学,京中耆老赞曰:此子肖林殊甚矣。
    旌为先王次子,幼师承琅琊阁,琅琊者,天地灵秀荟萃之处,世外桃源也。旌习自琅琊剑法,身手不与人同,琅琊阁主晨谓之曰:翌年必登榜中矣。乃拒:清寂之地勿为外物所扰尔。晨应之。
    时长林先王战梅岭,况急,乃昼夜疾驰,救父于危难,遂入长林军左路,为兵卒尔。永和十年春,北燕犯境,左路军为先锋,虽胜然旌无踪,二月方归。先王思虑过重,乃遣归琅琊。
    及至长林先嗣王章殁芦塞,旌乃从军北境,越明年,擢怀化将军,以令号长林。先王忧惧谓先帝曰:拔擢过快,恐物议沸然。先帝潸然:吾兄弟老矣,不可不未雨绸缪。永和二十一年,先帝薨,以主少国疑,旨长林先王摄政。旌念及护持垂爱之情,尝捶胸顿足悲伤难以自抑,乃撰唁文,北境遥祭,誓不负先帝所望。
    端文二年,琅琊信至:十月初一,日蚀异像。时有渝国犯边,北境军民为其苦,旌欲以异像诱敌。然有外戚荀氏,惧长林威权,恐军功过甚以动天子之本,乃令四境守国丧,非急不得兴兵。《后梁书》有载:怀化将军以异像袭渝,阵前拒皇命曰:尔等高官厚禄于庙堂,焉知北境军民何所苦?然长林皆奉吾令而行,虽万死之罪加身,独吾一人所承耳!
    战之灭渝主力,北境十年安稳可保。然抗命之罪不可抵,命返京自陈。长林先王曰:恋栈权位,非吾父子所好。翌日先王殁,乃令离京守孝,遂返琅琊,不问红尘事。
    端文六年,莱阳厉王叛,以东湖羽林制金陵,皇命不得出。旌闻之以长林旧令勤王,自廊州起事,越数州之境,从者如云。旌尝问宾从:吾既无皇命,尔等安敢从之?答曰:长林令下,虽死安敢辞?数日平厉王叛,旌乃拜辞帝阙。帝欲留之:朕难取信于卿乎?固辞:臣虽居江湖之远,然心必系于庙堂。
    端文四十八年,长林王旌殁琅琊,帝闻之痛泣,曰:失之臂膀,痛煞朕哉!乃赐谥“忠武”,命归葬王陵。妃林氏上书辞之:先夫唯愿埋骨梅岭,请立衣冠冢于王陵。帝默然。

云梓洛:

刚刚在一位大大那里抱的图(^ω^)
感觉超级可爱就发上来留下(≧▽≦)
大大如果觉得不妥当可以告诉我我删掉

还有就是告诉小天使们我并没有弃坑
手上这篇已经写了三分之二了
这次甜的!!

这个平台很广泛
照顾每个人的喜好非常困难
但是我会尽力
今后的文里我会更注重用词和设定情节
不妥当的地方只要有人指出就会认真考虑适当修改
这是我曾说过的我对于文字的责任
不会传播三观不正的东西
这是我对读者的责任
具体下一篇文我会详细说明

做人要首先学会尊重他人
无论与你有多大的分歧都要礼貌待人
这才是你活着的资本
共勉❤️

不知春秋:

萧平旌九图
原以为是一个仗剑走马天涯的不羁少年,却本是长林将门的少年儿郎。也曾逃避,也曾迷茫,但终究明白,一个人终究是不能完全活成另一个人的样子的。家国天下,进时义无反顾,退时亦无恋栈。愿许天涯,携手再无思量。
全剧最喜欢的三个角色之二(对不起和朋友实在是。。。所以排不到前二)
所有图片来自官微,如侵删。

不知春秋:

萧庭生九图
从榜1之前的故事里走来的一个角色,初见时是一个掖幽庭的罪奴,榜1结尾时高公公那风起不息的担忧,到榜2再见时的白发苍苍,大智若愚,初心不改。
还是用老阁主的话来讲吧,生于忧患,师从高手,自幼聪慧,喜好读书。朝堂争斗,甚至是那至高无上的权力,志不在此,非不能也。
全剧最爱的三个角色之一。
所有图片来自官微,如侵删。

【风起长林】【观剧札记】第一集至第五集

波妞Ponyo_w:

Disclaimer:本札记所涉及的情节、人物、台词、名词等多数来自于电视剧《琅琊榜》以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不属于我。本札记旨在为本人所开某坑提供线索和思路,记录或有不实不详之处,请勿轻信。


Warning:考据胡来,感想瞎编,脑洞发散,偶有CP脑。欢迎讨论,拒绝KY。



第一集:


1、情节梗概:长林世子萧平章琅琊阁求问后赴甘州前线,军资于大同府沉船,萧平章受伤誓死不退,保住甘州。长林二公子萧平旌闻讯赶到。济风堂林奚为萧平章拔箭。


2、琅琊阁少阁主蔺九:“此阁虽在红尘中,又在红尘外,琅琊之人旁观世间之事,如同看那溪涧流水,知它日夜奔流,却又由它日夜奔流。”


蔺九这句话说得漂亮,但反过来想想,琅琊阁在红尘外,阁中人却难免卷入红尘中,不涉己身尚可“由它日夜奔流”,涉及己身时,就要看人自己能否放下、看破了。


3、琅琊阁老阁主蔺晨:“人心深沉,有时信不过自己,有时又信不过他人。”


收到大同府沉船的消息,蔺晨说了这句话,表面看重点在于“信不过他人”,即指朝中某些人信不过长林王府故而加以暗害,但个人觉得更有意思的是前半句“信不过自己”。人往往是因为信不过自己,所以更难信他人,回想萧选、夏江,都是这样。此外可能也指萧平章“信不过自己”,和他问的问题有关。


4、《琅琊榜》中,琅琊阁老阁主是少阁主蔺晨的父亲,与林燮相交为友;《风起长林》中,少阁主蔺九是蔺晨的徒儿。


琅琊阁阁主的位置不是父死子继,但蔺九这个名字听起来他像是蔺晨收养的孩子,由此可以猜测蔺晨无子女。此外蔺晨和蔺九的年龄差大约不到六十岁,请问蔺晨之前都在干嘛?为什么那个时候开始养孩子?


老夫掐指一算,蔺晨快六十岁的时候,先帝驾崩。蔺晨之前大约是忙着陪景琰,没空养孩子【。


5、王庆祥老师(曾在《北平无战事》中饰演方孟韦父亲方步亭)饰演蔺晨,姜广涛老师为第一部中的蔺晨和第二部中的蔺九配音。


所以你们琅琊阁……老了之后长得会像岳父?声音会像师父?


6、大同府为甘州首府。


从地名以及河道在大同府附近推测,沉船河道为黄河,转弯处应该是黄河几字形处附近,大梁的北境约包括今山西省与内蒙古自治区交界处,以及河套平原。


7、萧平章:“我长林男儿,誓死不退!”


想起景琰陛下写“长林军”时的神情,瞬间泪崩。第一部后坐力太大,我点了暂停,哭了十分钟。




第二集:


7、情节梗概:萧平章有惊无险,中书令宋浮与内阁首辅荀白水商议收拾残局,萧平旌林奚赴大同府暗访军资沉船案。


8、济风堂黎老堂主,饰演者王永泉老师(曾饰演夏江,与黎刚饰演者王宏为父子)。台词提到“我也是军中出来的人”。


第一部里面有两个人姓黎,当然不是黎叔和黎家鸿,一个是黎刚,另一个是林殊恩师黎崇老先生。所以有一种猜想,即黎老堂主是黎刚吗?


先说济风堂,“某某堂”这种名字很像普通医馆,但是江左盟内也是有“堂”的,比如第一部里面提到过的“天机堂”,仿佛是专门负责搞情报的组织,那么济风堂可能是(曾经)隶属江左盟的医馆。黎刚幼时在赤焰军中,后来跟随梅长苏上了北境战场,可以说是“军中出来的人”。岁数也大致能对得上。这么看来,黎老堂主很有可能是黎刚。


但是在后头的某集里面有提到黎老堂主和萧庭生“相识三十余年”,如果是黎刚和庭生,那么相识时间应该更长一些。所以以上猜想十有八九是瞎猜了。


9、萧平章嘱咐萧平旌,我大梁治国法度为先,切莫私刑处置。


对“法度”这个元素敏感的人,会一下子就想起来第一部当中,蔡荃反问“难道悬镜司不是大梁最有法度之地吗”;靖王赈灾军资报备兵部是“按规矩办事”;夏冬对悬镜司审问嫌疑犯方法“合乎法度”的坚持种种……


我一直认为景琰是一个非常重视法度的人,重审冤案都没有插手干预,不仅是相信赤焰清白,也是尊重司法独立的表现。所以景琰登基后,大梁的律法应该是有很大进步的,至少他亲手带出来的孩子、受他影响的人,都该是重视法度的。


萧平章的这种思想,追根溯源,说不定就是他长在我们景琰陛下膝下,受到熏陶、耳濡目染的结果呀!


从这个角度而言,《琅琊榜》和《风起长林》在某种程度上超脱了时代的束缚(虽然是架空,但也有时代),在思想内涵方面具有了某种特殊的现实意义。


10、萧庭生怼萧平旌:“你回来有什么用?”萧平章怼萧平旌:“换成是我也烦你。”萧平章在父亲面前评价萧平旌:“在琅琊阁上跟了蔺老阁主那么久,可不就得长成这样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爹不疼兄不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平章顺便还把蔺老阁主给怼了(?)也是过分哈。而且平旌居然也能欺负蔺老阁主(吃了萝卜要站下风向什么的哈哈哈哈哈哈),蔺晨你地位有点低啊,又是食物链低端嘛?


11、萧庭生回忆章旌兄弟幼时:“性情完全不同,平旌性情飞扬,天不怕地不怕,先帝和陛下都更喜欢他,但是你知道为父心里,更偏爱你。”


很明显的事实是,章旌兄弟两人刚好对应了梅长苏和林殊两个人格。而“先帝和陛下都更喜欢他”也是难怪了,小殊就是景琰心头的朱砂痣。


12、陛下听闻甘州的事情,第一反应是“平章这孩子伤得怎么样”。


陛下这种性情,肯定是萧景琰教出来的无疑了。




第三集:


13、情节梗概:大同府全力搜捕济风堂大夫,莱阳侯萧元启藏匿证人。萧平旌林奚到达大同府,夜探府衙。萧元启住处被搜,证人向萧平旌讲述沉船过程。


14、饰演太子萧元时的小演员曾饰演《伪装者》中的幼年明诚。


你们好会玩,是先帝嫡孙无误了。


15、岳旸(曾饰演《伪装者》中的梁仲春)饰演的张府尹,看情势不对,把家眷送走了。


所以张府尹和梁萌萌一个路数,都是“家庭主义者”,动不动就把老婆孩子都送走了。可惜并没用,每次人家都用老婆孩子威胁他。


16、萧元启:“我身为皇室宗亲,既得锦衣玉食,自然也要担家国之责。”


能说出这种话来,不愧为先帝皇孙。后面的变故先不论,萧元启本是能走正路的人。也侧面印证,祖先血脉和父母教养对一个人虽有几乎是决定性的作用,但一个人终究要选择自己的路。萧景睿公子就是个好例子。




第四集:


17、情节梗概:萧平旌林奚寻找沉船残骸,发现船体断口处凝胶。钱参领被段桐舟(秦师爷)买通,张府尹险被灭口,为萧平旌所救。济风堂云姐被跟踪,证人危急,萧元启萧平旌保护,关键时刻元叔和齐州善柳营纪琛将军赶到,钱参领被灭口。


18、萧平章十几岁起担当重责。萧平旌没有军职,但上过两次战场。


都是萧家好儿郎。私自猜测,萧平旌能被先帝、陛下、萧庭生、蔺晨这么宽容放养,一定是沾了林殊哥哥的光。


先帝:“这孩子好像小殊啊舍不得他受苦。”


陛下:“父皇说的是。”


萧庭生:“父皇说的是。”


蔺晨:“虽然他有点讨嫌,但是景琰这么疼他,我也对他好点吧。”


19、林深夫人:“嫁给从军之人,送他出征,日日惊惶的滋味,娘最清楚。王府富贵,终如烟云……”


苦不苦,想想我们霓凰郡主。


林殊是将门之后,也是十几岁上战场,能把霓凰许配给他,一方面穆老王爷是真·开明,另一方面也印证青梅竹马天赐良配,虽然还年轻,两个人已经心心相印。


20、萧元启:“以为我京中闲散子弟,就只敢说话,不敢杀人吗!”事后,“我只知道血是热的,但没想到会这么热。”


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孙子!!!——关键时刻不认怂,萧元启还是很有血性的。同时本性是善良的。


21、林奚:“劝慰之言大多空乏,此时若有朋友相伴的话,总是好过没有的。”


说得对。莫名想起谢玉出事那天,萧景睿失魂落魄,言豫津不想回家,而是想要陪着他,当然还是迫于言侯淫威乖乖回家了,得友如此,夫复何求。


22、陛下对荀皇后:“你若想要太子的福报,便不能只想着太子的福报。”皇后请罪后,陛下又表示谈不上请罪。


陛下对后宫即使是不满,都表达得比较温和;对于知错善改的人,是很宽容的。这种是非分明却宽厚待人的性格,琰琰养得真是好。




第五集:


23、情节梗概:押送张府尹在启竹溪东谷结营,元叔大变活人保住人证,段桐舟逃走,纪琛落网。宋浮被捕入狱。萧平旌被骗不满老爹,回府后被教训,哥哥来解救。在哥嫂处用膳,讨论案情,调侃哥嫂。陛下为识人不明烦恼,萧庭生安慰。


24、萧元启是孝子,很听从莱阳太夫人的话。


百善孝为先,即使是对莱阳太夫人这样的人,这句话也没错,只是孝有太多种形式,委婉劝谏长辈也是一种孝。而“孝心用得不当就是害人害己的糊涂心”,可能也是对萧元启黑化的一个注解吧。


反过来说,长辈不该理所当然地要求小辈的孝。首先要以身作则,其次对孩子的教养也要正,自身不正,还用歪理邪说教育孩子,就是用孝顺进行道德绑架了。


说到这个话题突然想起来言豫津对梅长苏说,“我身为人子,不能体察他的苦楚,恐怕也谈不上一个孝字。”


现在仿佛总有太多人在抱怨父母对自己的疏离和冷落,抱怨父母没有给予自己足够的物质或精神层面的关怀,流行的说法是“做父母居然不需要任何的准入资格,实在荒谬”。为人父母者应当警醒,而为人子女者若是有豫津的心胸,很多出自原生家庭的问题可能都会更好解决。这种心胸不是认命、愚孝或者圣母心,而是撇开父母子女关系,身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同理心。这种同理心对于在原生家庭中受过伤害的孩子尤其有益,总而言之就是恕人恕己。单纯的怨恨并不一定能伤害到你想伤害的人,却一定能伤害到你自己。


这个道理我从前不懂,懂了之后只恨自己懂得太晚。


25、萧平旌:“如果你以为我长林府护卫北境,为的只是建功立业四个字,那家父所承袭的风骨,你恐怕这辈子也理解不了!”


故人永逝,风骨长存。一个人无法改变历史,他走了,风也不会停,但还有人学着他的模样屹立风中,那么每一个就都是他了。


26、萧平章日常吐槽弟弟:“琅琊阁上好的不学,学得这么轻浮。”


如果让蔺晨怼回去的话,他可能会说:“你懂什么,这正是琅琊阁学艺之精髓!老夫泡到大梁第一美人可不是吹嘘……


27、启竹溪山水风光是金陵周边最好的,萧平旌说要带林奚去几个常人不知道的好地方。


什么好地方?他怎么知道的?几十年前,林殊带着景琰和霓凰去过?或者蔺晨带着景琰去过?(这混乱的CP脑,猛然意识到我大概是个all琰党,惊恐。)


28、蒙浅雪说平旌刚会走路的时候,被他哥哄得经常研墨铺纸。


可以说是很萌了……


29、长林王府看样子就是从前的靖王府,风貌几乎完全没变过。


在《梦归处》里面有提到过这个设定,居然是真的,惊喜跑圈~


不过转念一想,理所当然。景琰17岁开府建牙,靖王府是祁王选的好地方;祁王遭难,景琰找到庭生;十二年后梅长苏救出庭生,养在靖王府;景琰登基,收庭生为义子;北境大军被命名为“长林军”;之后,庭生被封为长林王,靖王府改为长林王府,庭生在亲生父亲为叔父挑选的府邸生活,从那里出征,在那里养育两子。


守住了府邸,也守住了前人风骨。


30、军资沉船案审理详细,因有疑点而不急于结案,继续调查。


不急于结案这一条,无论古今,在我国司法历史上都是难能可贵的。以实体正义为导向的司法很容易造成草草结案的习惯,当一个案子牵涉到贵族和朝中重臣,具有较大影响的时候,按照“风向”、“从速”结案往往是司法官员的第一选择。而此案中,陛下不加以催促,长林王府不加以干涉,司法官员稳得住,堪称典范了。而这种典范要在皇权至上的背景下成为常态,必然离不开上位者的长期推进。


结论是,琰琰治国有方,教子有方。(一个琰吹的日常)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不知春秋:

蒙浅雪九图
是一个丰满的角色,但总觉得有些不足。平章的选择成全了所有人却负了蒙浅雪,还是希望浅雪不要守着回忆过一辈子。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真心希望荀飞盏和她能相伴到老,情义未必宣之于口,至少心照不宣,默默守候,对飞盏来说应该也不失为一个好的结局。
所有图片来自官微,如侵删。

不知春秋:

萧平章九图
终究做不到不负家国不负卿啊,他走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和小雪有了孩子。旌奚的结局是对殊凰遗憾的一种慰藉,对章雪又何尝不是呢。